te
覽潮網> 商業>前沿商業> 千元的茅臺喝不出,文化營銷與投資“信仰”的狂熱遏不住

千元的茅臺喝不出,文化營銷與投資“信仰”的狂熱遏不住

“飛天茅臺”真的飛天了!

6月27日上午 10時 18分,貴州茅臺不負眾望,突破1000元大關,時隔27年A股再現千元股。貴州茅臺市值達到1.256萬億,千元茅臺的市值“打敗”中石油,甚至超過了2016年貴州GDP。

前兩只千元股跌落塵埃,作為價值投資信仰的貴州茅臺能否經受考驗,擺脫千元股的魔咒?

股價高漲下,貴州茅臺已逐漸成為機構持股,站隊博弈的舞臺,是一致性的預期,還是“皇帝的新裝”蒙眼狂奔的幻覺?伴隨著一路鮮花簇擁、高歌猛進的“貴州茅臺”是否高處不勝寒?

前兩只千元股,一地雞毛,茅臺登頂了

6月27日,貴州茅臺開盤于979.86元/股,一路上行,盤中一度達到1001.00元/股。今年以來,貴州茅臺三次摸頂,終于得償所愿,成為A股史上第三只千元股。

事實上,從6月20日,貴州茅臺單日大漲4.61%,圍繞著貴州茅臺“千元沖刺”的討論點燃。

6月24日早盤,貴州茅臺股價最高達999.69元,再創股價新高,距千元股價僅一步之遙。

近期一波沖刺,背后是貴州茅臺巨額的現金分紅助推。6月27日是貴州茅臺2018年年度權益分派股權登記日,站上1000大關不是偶然。

Wind數據顯示,貴州茅臺每股超14元的分紅笑傲A股,位列2018年度A股每股分紅榜首,緊隨其后的吉比特的每股分紅為10元(含稅),第三名的華寶股份每股4元(含稅),更是相去甚遠。

本次貴州茅臺即將實施的現金分紅高達183億。貴州茅臺上市18年來,18次現金分紅累計574.6億。加上本次空前的183億分紅,貴州茅臺累計分紅高達757億。

巨額分紅、業績高速增長、機構扎堆增持下,“股王”沖刺千元順理成章。然而,茅臺的前輩,前兩只千元股,正默默掩泣。

1992年1月10日,飛樂股份股價曾達到1007.4元,率先破千,隨后5月盤中漲至3550.00元(不復權),創下A股難以逾越的最高紀錄。然后,飛樂股份更名為中安消,如今的“ST中安”,股價不足2元。

1992年4月,真空電子達1030.1元,隨后最高漲至2587.50元,當前改名為云賽智聯,股價不足8元。

就問貴州茅臺怕不怕?

至少機構會站出來說“不怕”。貴州茅臺可是機構投資者的香餑餑。

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,截至3月31日貴州茅臺持股機構為736家,持股數量增至10.17億股,占總股本比例高達81.04%。

一季度基金持倉顯示,貴州茅臺位居基金前十大重倉股的第二位僅次于中國平安,727只基金持有約4766萬股,占總股本的3.79%;16家持股超過100萬股的機構中,包括13家公募基金公司,易方達資產管理(香港)有限公司、新加坡政府投資有限公司兩家QFII,以及瑞豐匯邦三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等。

喝出來的千元茅臺?

貴州茅臺的一路上漲,是白酒板塊靚麗的縮影。作為國內三大酒類,以茅臺為代表的白酒一騎絕塵下,啤酒瑟瑟發抖,中國歷史悠久的黃酒卻已落寞。

年初以來,申萬白酒指數漲幅超過77%,同期啤酒指數漲幅為37.68%,黃酒在連續下跌腰斬后,其反彈漲幅不足40%。

不禁要問,白酒的價值優勢何在?千元茅臺是喝出來的嗎?

2018年全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完成釀酒總產量871.2萬千升。人均烈酒消費量為4.34升,超過世界約3升的平均水平。另一方面,企業累計出口1.72萬千升,占年度總產量的0.20%,幾乎忽略不計。從這個角度上,茅臺與白酒的高價值是喝出來的,畢竟國外不太感冒,這也是國內白酒備受追捧、估值高的重要因素。

2018年1-12月全年中國規模以上啤酒企業累計產量3812.2萬千升,相比白酒產量與銷量明顯占優,但是白酒的中高端定位與品牌文化內涵,決定貴州茅臺無可比擬的盈利能力。常年90%以上的毛利率,讓啤酒龍頭青島啤酒的37.70%足以羞慚。

而黃酒三大“龍頭”蝸居“江浙滬”,全國性推廣步履蹣跚,如同老太太,傳承中國悠久文化,國家獨有的黃酒淪為“小酒種”。

黃酒業三家上市公司(古越龍山、會稽山、金楓酒業)市值合計不足140億,合計不足貴州茅臺1.5%。

那么問題在哪里呢?答案是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。在高端白酒的賽道上,貴州茅臺“綁架”“國酒”的招牌,打下茅臺飛天的基礎。

圍繞著“國酒”牌子的文化戰略,茅臺的營銷“三板斧”展開:

1.囤酒、囤地、囤產能,讓文化與稀缺結合。囤著,囤著,珍藏與投資價值有了,囤出了“液體黃金”。最后,投資人的萬能策略是囤茅臺股票。

2. 茅臺酒為中心的軸心文化年份酒、陳釀、天價拍、公關消費到健康養身,官文化、異文化的標簽與演變下,是傳統文化、中醫養身、官場文化政治背書,這是茅臺的文化大棋盤。

6月初的白酒勾兌與陳釀鬧得沸沸揚揚。一位白酒自身從業人士對小財女表示,白酒勾兌屬行業普遍,“xx年陳釀”不屬實,市場上的酒不會那么久。同樣,不同年份的“茅臺酒”口味其實差別不大,這不是含糊的發酵作用所決定的,只是不同口味的調劑。

但是,對茅臺來說則不一樣,“囤一囤”、“釀一釀”文化底蘊,稀缺、價值什么的都出來了。

3. 文化透支與“饑餓”營銷,“生肖酒” “提價”、“拍賣”、“供不應求”等無往而不利,茅臺控制了供需。

2018年貴州茅臺已經超過LV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奢侈品公司。奢侈品的茅臺,提價具有神秘莫測的力量,以至于券商分析師們只能2500、2600…3000,依次排列“掃雷”,“盲測”“飛天茅臺”的終端價。

茅臺董事長李保芳表示:“茅臺不能復制,這瓶酒千值萬值。” 就是值,為什么?因為值!

“懂得人自然懂”,只可意會,文化的價值不可比擬,國酒不容低估。

知名白酒人士表示,貴州茅臺不僅是高端白酒,更是奢侈品、身份象征、理財產品等。

茅臺能否撐得起“國酒”的旗幟?未必,但是這已經不重要了。

6月12日,茅臺集團掌門人李保芳表示,“國酒茅臺”商標將于6月30日前停用,“國酒”的大旗已經榨干,茅臺近乎等于“國酒”,貴州茅臺也不用再承擔“國酒”的壓力。

茅臺的價值,投資的信仰

上文已經提到,機構粉們扎推,場外搶茅臺酒,場內囤茅臺股。喝不掉,就藏著,賣不掉,也藏著。

貴州茅臺的效益有目共睹,凈利潤、毛利率在業內高居第一,賬上趴著巨額現金,財務賬款、資產流動比率等指標也傲視群雄,這都是茅臺“傲嬌”昂貴的資本,價值投資信仰之源。

一直以來,A股市場的投資者樂此不彼地追尋價值投資的信仰。早在2007年,中國石油IPO市值八萬億C位出場,盤子大、盈利能力強、現金流穩定,一度獲得過巴菲特的青睞,妥妥的價值信仰。于是,A股的“瘋牛尾巴”,投資者悉數登山,結果至今折價八成。

2015年“股災”后,備受打擊的投資者開始新一輪的信仰探索,一批“白馬股”脫穎而出,成為價值投資的首選。

2018年下半年,大批“白馬失蹄”,“康美藥業”、“康得新”、“歐菲光”、“亨通光電”等曾經的翹楚紛紛腰斬,“業績造假”、“遭立案調查”、“大股東占用”,“公司內訌”等種種丑態足以讓投資者絕望。

于是,喝不出的千元茅臺,過渡營銷與投資者的“信仰”達成默契。

貴州茅臺,扛起了“白馬股”價值投資失落的夢想,宛如荒原中的花朵,其可望可及的業績,讓投資者找到信仰的燈塔。于是,機構抱團取暖,扎堆的貴州茅臺,在一片蒼涼的市場中走出酣暢淋漓的漲勢。

機構資金扎推貴州茅臺,價值投資的同時,也是市場價值品種稀缺的反映。不得不說,貴州茅臺的輝煌,也是時勢造英雄的推動。

然而,未來貴州茅臺將如何兌現不斷上調的估值,不斷膨脹催熟的盈利預期。

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,5月份以來,多家券商不斷上調貴州茅臺目標,目前其動態PE已高達28,遠高于行業平均。貴州茅臺將如何兌現不斷上調的估值,不斷膨脹催熟的盈利預期?

知名財經評論員皮海洲指出,從價值投資的角度看,貴州茅臺沒有成為千元股的潛力;但從市場投機角度看,該股很有可能被炒到千元之上。如此一來,貴州茅臺就成了機構投資者自娛自樂的一個投機炒作品種。

時至今日,貴州茅臺依然是較好的價值投機品種,但是或許價值共鳴的信仰已然悄悄脫軌,資本推動下,狂熱的投資者仍在慣性地享受投資的盛宴與歡呼。

前事不忘,荷蘭郁金香的泡沫歷歷在目、藏獒、普洱茶炒作的霉味尚未散去,我們需要審視“價值信仰”的分量。

寧愿給制藥、人工智能、基因編輯、尖端制造、互聯網、大數據等這種會讓整個人類世界變得更好的企業,而不是給酒類企業。“平庸的時代,資金才抱團白酒”,葉檀的警示,正是彌漫市場的“茅臺熱”最好的詮釋。

中國A股市場,市值前6,其中3只是銀行股,1個是石油、1個是酒、還有一個1個是保險,沒有一家科技企業的身影。科技股在A股市場沒有獲得應有的位置。優秀的企業跑到海外上市,踏實做研發的企業,經常“門庭冷落”。

中國有茅臺,但白酒再好,也不能生產出科技價值。我們需要轉向去發現更多社會價值,推動社會真正成長的投資。中國股市是否應該為科技產業的發展壯大提供更多的包容與支撐。

茅臺雖好,不要貪杯哦!好酒當道的年代,任正非也許注定孤獨!

文|財經女記者部落(cjnjzb1)

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,請關注公眾號“曉說通信”(ID:txxxbwz)

0

一周熱門

山东时时彩怎么玩